订阅

梦娱乐注册-优得w88手机版下载

今年的毕业生面临着比往年更大的就业竞争压力,但我们也看到更多人在压力之下变得清醒、务实,坚守着自己对一份“好工作”的信念。

在刚刚过去不久的6月,834万毕业生走出校园,寻找自己的新身份。据教育部统计,这个数字比去年多了14万人。而相比往年,今年企业的招聘意愿有所下降。这意味着今年的毕业生面临着比往年更大的就业竞争压力。 

根据智联招聘发布的《2019年大学生求职指南》,今年应届生就业景气度(应届生人数与招聘需求人数比)为1.41,2018年则是1.54。在今年春招中,针对应届生的招聘需求人数同比下降13%,这是导致就业景气度下降的主要原因。尤其是备受应届生青睐的互联网行业,招聘需求人数同比下降32%。

互联网企业缩减招聘需求并没有打击应届生对它的热情。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毕业生李娜就把互联网公司放在求职列表的首位。但在求职过程中,她明显感受到大环境带来的压力。 

毕业前一年,李娜进入一家颇具规模的互联网公司实习,无论是这家公司还是实习的岗位都是她心中理想的职业起步,并且她还在实习期间得到了leader留用的承诺,李娜本以为可以顺利转正,但事情随着2019年的到来发生了转折。

由于实习所在的部门在年底评估中表现不佳,直接影响了该部门的招聘人数,“8个实习生只留用1个”。一些正式员工的离职也让李娜意识到,或许是公司业务出了问题。最终,李娜不仅没能如愿拿到offer,还错过了最佳求职时间——秋招季。“因为刚进去的时候leader承诺转正没问题,我根本就没有去秋招。”李娜对《第一财经》YiMagazine说。现在回过头看,她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其实leader提醒过我最好做两手准备,但我就一根筋到底了。” 

没能拿到offer,又错过秋招,摆在李娜面前的路只剩下最后一条——春招。让她没想到的是,今年春招的严峻程度超乎想象。“我没想到今年春招这么残酷,各个公司好像都没有岗位。”那段时间,李娜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投简历和写论文上。给互联网公司的简历投了无数封,但回复寥寥,她甚至没有收到一家大公司的面试通知。

海投收效甚微,李娜开始尝试其他方法。她在脉脉、boss直聘等职场社交应用上尝试直接与企业HR沟通,终于得到几家公司的面试机会,并最终拿到了5个offer。但在李娜心里,这几个offer都不是最优选,她最想去的还是最初实习的那家互联网公司。于是通过内推和社招渠道,她为自己争取到了面试机会,尽管不是自己最满意的岗位,但一番波折后,李娜还是拿到了这家公司的offer。

李娜如愿以偿去了互联网公司,但并不是所有毕业生都这么幸运。不太乐观的就业形势下,李娜的不少同学选择了相对安稳的国企或者公务员。这的确是今年的趋势,根据智联招聘的数据统计,向国企投递简历的应届生人数比去年增加5%,同时更多应届生倾向于规模较大的企业——稳定,成了多数毕业生追求的东西。

其中的原因不难猜测,供需失衡导致的激烈竞争让学生的心态发生了变化,“求稳”成了主流。智联招聘对8万多名应届生的调查显示,有88.1%的毕业生认为今年的就业形势有难度,比去年上升了5.3%。对就业难度的感知使得应届生的选择更加谨慎。另一组数据表明,选择慢就业的应届生人数增加,而选择创业的人数减少。  

毕业于复旦大学的陶蕾是少数选择创业的应届生之一。不过原本创业并不是她的第一选择,某种程度上,是今年严峻的就业形势促使她的创业计划提早落实。“我本来打算积累几年工作经验再创业,但没想到今年工作会这么难找。”陶蕾对《第一财经》YiMagazine说。

和李娜一样,陶蕾最想去的也是互联网公司。她也几乎经历了跟李娜一样的境遇——海投了很多公司,都没有回复。甚至一家实习了半年的公司,在简历筛选这个环节就把她给淘汰了。“我也差不多知道原因,实习太少,加上今年的经济形势不好。”陶蕾感到很无奈。

尽管求职经历不顺,但李娜和陶蕾都选择以更积极的姿态投入到求职中,没有让自己成为被动的一方,她们都认为大环境的影响并不会改变她们对一份好工作的要求,同时,她们也很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薪酬,曾经是毕业生求职时最看重的因素,而在智联招聘对今年毕业生的调研数据中,我们发现“能够学习新东西”成了这届毕业生找工作时最关注的因素,此外,“工作和生活平衡”、“企业氛围/人际关系和谐”也是他们所看重的。这说明很多毕业生的眼光都开始变得长远,或许他们此刻无法找到自己最理想的那份工作,但他们对个人有一个比较长期的规划,希望能通过前几年的学习快速获得成长,以争取到更好的未来。

李娜最看重的是公司品牌和发展前景,其次是工作内容是否适合自己。因此在通过心仪公司的面试后,她在签了三方的情况下依然拒掉了已经拿到的offer。尽管最终的offer不是所有选择中薪资最高,福利待遇最好的,但考虑到平台、长远发展和工作氛围,李娜还是选择了最初想进的互联网公司,“当时HR看我违约金都愿意交,也没再留我,他说我知道自己要什么。”

同样不愿意被动接受一份不那么满意的工作的陶蕾,最终选择了创业。决定创业前,陶蕾曾在媒体、快消、金融、房地产等行业实习过。抛开企业缩招带来的影响,陶蕾也在大量的实习之后发现了一些现实和理想的差距。“在外企做了两三个月就感觉到你只是颗螺丝钉,而且一级级晋升很明确,意味着现在就可以看到20年之后的你。”陶蕾告诉《第一财经》YiMagazine,“找工作不顺的时候我就会退回来想,如果找不到一份很满意的工作,我应该做什么?”

最终她用自己创立的珠宝品牌给出了一个全新的答案。

在李娜看来,虽然大环境不好,但求职结果更多还是看个人的努力程度。“机会还是有的,也不是没有工作,关键是这份工作是不是你的最优选,找到最优选的历程会坎坷一点。”李娜说。她还总结了求职过程中的经验教训——不要海投,而是该有针对性地找工作,以及最重要的,什么情况下都不要放弃秋招。智联招聘的数据也表明,2019年应届生求职时“海投”行为人数有所下降。

而秋招则是应届生求职的黄金时间,错过这段时间意味着与许多机会失之交臂。李娜也曾设想过,如果参加了秋招,她的求职历程或许会从容很多。尤其是在招聘需求减少的情况下,不要轻易相信实习转正的承诺,没走到发offer这一步,谁都不能打包票,“要给自己留退路”。此外,应届生进入创业公司或者大公司的新项目也有风险。新项目通常工作压力大,而且许多新项目会在年底评估,评估不过会被整个撤掉,而这个时间点正好卡在秋招和春招之间,容易让应届生陷入不前不后的尴尬境地。 

对许多毕业生来说,这个毕业季或许不太好过,留给他们的机会并不多,很多人都要付出比往年毕业生更多的努力才能争取到一个还不错的职位,有人为了争取一个offer面试十几轮,也有人拿到了offer却被公司收回,过程之坎坷或许只有经历过这场“搏杀”的人才能体会。但我们也看到更多人在压力之下变得清醒、务实,坚守着自己对一份“好工作”的信念,同时把职业成长放在首位,职场里没有所谓的“输在起点”,准备好了,随时都有翻盘的可能。

(应采访对象要求,李娜为化名)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